首頁 >> 道家學院 >>原创归类 >> 第9章玄牝之门·自古最苦是相思
详细内容

第9章玄牝之门·自古最苦是相思

微信图片_20230831161014.jpg

长廊之内,盖宇天正独步其中。回想起刚才大厅中的一幕,他暗自一声长叹,漆黑的双眸中,闪过一抹忧郁之色。正欲继续往房间走去,忽觉身后传来一阵急切的脚步声。

  盖宇天扭头一看,只见秦瑶正面带微笑地疾步朝自己走来。女子行进间乌黑长发随风起舞,全身散发着一股典雅之美,肌肤如白玉,身材曼妙。与刚才大厅之内相比,精致的脸蛋上,少了一分羞涩,更增添了一分妩媚。

微信图片_20230608121722.jpg

       秦瑶比盖宇天大四岁,正值十七花季之龄。她不仅练武天赋出众,更是貌美如花,是庄内少有的美貌女子,剑庄内不少男子对其献殷情、表爱意...但这位众人眼中花儿似的女子,就是不为所动,却偏偏对盖宇天情有独钟,亦或说是爱护有加吧!

  时至今日,陨石剑庄内无人不知秦瑶对盖宇天有意,但盖宇天却始终懵懂未觉。每每想到此处,庄中年轻一辈的男子,个个都是咬牙切齿,对盖宇天可算恨之入骨。

摄影:波波游绍兴

  秦瑶自觉懵懂之年,就对盖宇天颇有好感。一开始,她自以为是出于一种对弟弟的怜惜之情,但随着年龄的慢慢增长,她发觉,这丝怜惜之情似乎在悄然发生转变...而且有种越发不可收拾的势头。

  未等盖宇天开口,秦瑶遥遥招动玉手,便微笑着开口道:“天弟,许久未见,近来可还好么?”

      “还好啊,秦瑶姐,很久不见。”盖宇天抿嘴一笑回道。

  “刚大厅上,我师傅真不该针对你的,真是对不起!”见盖宇天心情有点低落,秦瑶俏脸一红,上前来到他身边,开口安慰了起来,言语中满含歉意。

  “秦瑶姐,没事的,秦长老也不是针对我一个人,他们也是为了剑庄大局着想,我能理解的。”盖宇天边说边往前走着。

  “这次你放弃了进入剑庄密地修炼的机会,真是太可惜了!”秦瑶偷偷地看了盖宇天一眼,低下头,轻叹一声,说道。

  盖宇天在做此决定之前,已想得通透,所以也没把放弃这次机遇的事放在心上。反倒是自信地微微一笑,反劝起秦瑶来:“秦瑶姐,我如今早已不能练气,这密地之行,对我而言如同鸡肋,还是把这个机会留给他人好了。”

  见盖宇天一脸笑意,丝毫没有一点伤心遗憾的模样。不知为何?秦瑶看在眼里,心中却更觉酸楚。廊中一丝微风而过,吹起秦瑶的几缕发丝,她偷偷的瞄了盖宇天一眼,但见盖宇天正直视着自己,不由得又独自低下了头去,面上一抹红色掠过,眼眸中暗含着几滴晶莹的泪珠,在柔光的衬托下,显得有些凄美。

  “秦瑶姐,这次庄内选拔比试你可得加油啊!剑庄密地修行机会难得,你一定要好好争取,不过一切小心为上!”盖宇天却丝毫没有发觉秦瑶的异样,继续一边走着,一边给秦瑶打气加油。

  “多谢天弟关心!”秦瑶一阵失落,但面对盖宇天的鼓励之语,依然心中一暖。正欲多聊几句,但见盖宇天心急如焚的加快了脚步,一个人快步往前走去,留着秦瑶独自站在其身后,愣愣的出着神。

  “为什么?为什么你就这么木讷?我的心思你可明了?你是个练武的天才,却为何又是个感情的傻子?我不要你叫我‘秦瑶姐’,不要,不要......”望着渐渐远去的背影,秦瑶眼角有些湿润,内心不住地呐喊着。

  突地,她微微张开双唇,想要叫住前面的盖宇天。自古最苦是相思,也不知为何?她突然间有种冲动,想要对前面那个人倾述,倾述自己内心的种种;倾述对他的爱意;倾述一个人的寂寞...但纵然有着千言万语,此刻话到了嘴边,却终究还是化作了无言。

  “往日的天才少年,一定会回来的,一定!”怔怔地,望着渐行模糊的瘦弱身影,秦瑶目露坚定之色,内心默默念叨着。

  时光如梭,日出日落,转眼已是两月已逝。

  清晨,床榻之上,盖宇天盘腿而坐。‘嘘~’,许久之后,他长吁一口气,一道微不可见的,淡淡的蓝色气体被其吸入口鼻之内,随之流转全身各个静脉。但奇异的是,这股气体在全身运行一个周天之后,并未聚集在脐下小腹的丹田之内,转而汇聚到了两眉印堂间的‘泥丸’之内。

  盖宇天缓缓睁开双目,嘴角露出一抹笑意,一副了然之色。

  经过两月来,与小莫的进一步接触、生活,盖宇天从中有了一丝明悟。通过慢慢摸索,他发现,只要自己内心保持清明无欲的状态,再保持一深吸,一浅呼的规律气息,就能大量的吸收从小莫身上所发散的那股无名之气,进而把这些无名之气引入泥丸之内。

  而此种练习,不但令自己精神气爽,似乎还可以加强自身的身体强度。一连两个月,盖宇天只要趁小莫在身边,便会不眠不休,盘腿而坐,吸收着这种气体。

  隐隐之中,盖宇天有种感觉,只要自身心意一动,便能令泥丸内的气体,瞬间转入腹中丹田,进而令自己使出的剑法之中暗含无尽剑气。

  这个发现,不禁令盖宇天欣喜若狂。

  “看来,是时候出去练练剑了,许久没练了,不知配合这种泥丸之气所发出的剑气,和以往丹田之气所发出的剑气相比,威力将会如何?”盖宇天心中暗自掂量着。

  “哥......”

      刚欲起身洗漱一番,却听,门外传来了盖宇斐嘹亮的喊声。

  还未等盖宇天所有反应,‘啪’一声,盖宇斐破门而入,蹦跳着,朝自己嚷道:“哥,赶紧起来啦,今天是庄内比试的日子,其他人都早早起来准备了,你怎么还拖拖拉拉的!”

  “你......”盖宇天刚想起身,训斥自己这个活宝妹妹一番。但随后,却见盖宇斐原本嬉笑的面容突然变得古怪起来,她双目睁的滚圆,嘴巴张的老大,一双小手搭在腿上来回不停的搓着,一副又惊又喜的模样!

  “糟糕!”盖宇天一手拍了下额头,猛然想起,小莫还趴在自己身侧。他正欲悄然移动身子,想将小莫挡在身后。却见盖宇斐猛然几个跨步,来到了床边,双手一把抱起小莫,举到眼前不停的摇摆着。

  “哥,这是什么小动物啊,我怎么从来没见过啊,嘿嘿,还挺好玩的。”盖宇斐一边把玩着,一边好奇地问道。

  “我也不知道,前几天上山,无意间发现的,觉得挺好玩,就收养了。”盖宇天随口敷衍道。同时心里暗暗盘算着:“看来纸包不住火,小莫的存在,终究有一天也会被其他人发现的,干脆编个谎,以后就光明正大的把他带在身边得了。”

  “哇...哥,你看他长得好可爱啊,你看他的鼻子好长呀;还有他身上的毛,真光滑。”盖宇斐把小莫抱在怀中,抚摸着他身上的乌黑的毛发,嬉笑着道。

  小莫此时躺在盖宇斐怀中,倒很是享受的样子。眯着小眼,脑袋在盖宇斐胸前不停的蹭着,嘴里‘咕咕’之声不断。

摄影:波波游绍兴

  眼见眼前出现的这番景象,盖宇天顿时有点哭笑不得了。小莫跟自己相处了这么长时间了,也没见他什么时候跟自己这般亲热啊。这才第一次遇见盖宇斐,小莫就露出这副作态。

  “这小畜生,肯定是个公的,这不摆明了在吃斐儿的豆腐嘛!”盖宇天心中暗骂。随即,他又回过神来,对盖宇斐翻了个白眼,微笑道:“就他这模样,也叫可爱?你叫他‘小莫’好了。”

  小莫似乎听懂了盖宇天的话语,对着盖宇天一阵张牙舞爪,一副颇为不满的样子。

  盖宇斐一看,更乐了。惊喜地叫出声来:“哇,小莫还能听懂你说的话呢,嘻嘻。”

       “好了,别闹了,等我洗漱一番,就一起去练武场吧。”闻言,盖宇天也不多解释了,随即起身洗刷了起来。

  盖宇斐应答了一声,便自顾自地跟小莫玩耍了起来。

学之道

返璞归真 弘扬传统文化
道法自然 传播国学经典

微信图片_20230525143633.jpg

添加老师微信  成就美好生活

https://www.xuezhidao.com.cn/


1704420907925882.png

客服中心
联系方式
400-065-0201
- 咨询客服
新浪微博
学之道国学
本站已支持IPv6
seo se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