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> 道家學院 >>原创归类 >> 第8章玄牝之门·各怀鬼胎
详细内容

第8章玄牝之门·各怀鬼胎

微信图片_20230831161014.jpg

  见大厅众人一道道异样的目光射来,少女面色越发的红润了,不由得双手掩面,讪讪的低下了头。此女名叫秦瑶,是陨石剑庄四长老秦兰的徒弟。秦兰膝下无儿女,秦瑶从小就被秦兰收养,俩人相依为命,虽以师徒相称,却胜母女之情。

微信图片_20191211104515.jpg

  秦兰一声叹息,心中一片黯然。暗自苦恼:“也不知自己这个徒儿是不是鬼迷心窍了?自小便对盖宇天倾慕有加。原以为四年前盖宇天天才之名陨落后,自己这个徒儿虽说不至敬而远之,至少应该会对其有所收敛吧?可她倒好,反而倾慕之心更胜以往,更有变本加厉之势。”

  想到此处,秦兰不禁回头,一声厉喝:“瑶儿,闭嘴。”

摄影:徐叶萍

       此刻,端坐正厅的盖青阳内心充满了自责。回想起,前几天饭桌上,在儿子面前夸下的海口,不由老脸涨的有些微微泛红。他刚欲继续言语,不料盖宇天猛然几个跨步,来到了大厅中央,之后伸出手,示意了一下盖青阳停止言语。盖宇天对着秦瑶微微一点头,面露感激之色。随即昂然抬头,愤然道:“各位,难道就因为我盖宇天不能练气,便不能参加比试了么?”

  “哼,真是自不量力,难道你真以为光凭自己的剑技天赋,不需内气,当真能压倒众人,一举夺魁不成?”秦兰黛眉微皱,冷哼道。

  “秦长老此言差矣。百年前,典州大陆鼎鼎大名的‘神剑’西门吹雪,也是不需练气,还不是凭借着一手快剑,纵横天下,难道他也是不自量力?”盖宇天微笑着道。

  “哼,狂妄,‘神剑’乃是我典州大陆的骄傲,是传说中神一般的人物,你怎能与他相提并论?”一直未曾开口的三长老黄杰,鄙夷地看了盖宇天一眼,不屑地说道。

  “是啊,这小子也太自大了吧,竟敢拿自己与神剑相比,当真是狂妄之极.......”

  三长老此言一出,便又惹得厅内众人议论纷纷。

  笑声、嘘声......声声入耳。这些声音在旁人听来是理所当然,毫无感觉,但在盖宇天听来,却犹如一把把冰冷尖刀,直刺深心,令他痛到了心底,痛遍了全身。

  “为什么?为什么世人总是这般冷漠与势利?”盖宇天面不改色的望着厅内议论纷纷的众人,内心深处,却是不住的呐喊着,一股无名之火,仿佛就要喷之欲出。

  他转头看了看端坐在高位之上的父亲,但见盖青阳面色已是涨的通红,紧闭的双唇却是有些微微发抖。望着盖青阳怒到极致,却又不能发作,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。盖宇天心中不来由的一疼。自从这四年来自己失去了练气天赋,父亲不知为自己操了多少心,费了多少神,已是极为不易。而今日,为了给自己争取参加庄内比试,身为一庄之主的他,不但要承受四大长老的压力,更要遭受整庄人的绯言绯语,当真是不容易。

  “父亲为我已是操心够多了,我不能继续让他为我为难、伤神了。”想到这里,盖宇天深吸口气,好似下定了什么决定一般,对着盖青阳说道:“父亲,我有个提议,可以让大家各自退让一步,不知当讲不当讲?”

  “天儿,你但说无妨。”这次倒是盖青阳抢话应了下来。碍于庄主面子,四位长老也并没有出言相驳。

  见父亲同意下来,盖宇天转向四位长老坐处,嘴角露出一丝鄙夷的笑意,说道:“各位长老不想让小侄参加这次庄内比试,无非就是怕我占了闭关修炼的名额吧?”

  闻言,四大长老各自相视一眼,尴尬地一笑。他们各怀鬼胎的小心思被盖宇天看了个通透,四人端坐椅上,微微动了动身子,突然有种坐立不安的感觉。

  其实,众人心中了然,进入剑庄密地闭关修炼,乃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,这五十年一遇的机会,任谁都不可能轻易放弃的。但最终的名额只有四人,庄内四大长老,各有自己的爱徒与得意门生,当然希望自己的徒儿能抓住这个千载难逢机遇。一来能增强武道修为;二来也能给自己脸上增光添彩。

  陨石剑庄内,在现在的年轻一辈当中,盖青阳的两位侄子盖宇民与盖宇强实力超群,进入前四自然是没什么悬念的。再则,四长老秦兰的爱徒秦瑶,虽然内气只达到了四层境界,但其‘流星七剑式’已是突破到了第五式,同样是实力不可小觎,进入前四那也是大有可能的。另外,二长老张帆的入室弟子唐强,亦是实力强劲,达到了内气五层剑技五层的境界,光这四人就占去了四个名额。

       除以上这些人之外,还有一个年轻一辈的人物是众人不可忽视的。那就是大长老韩丰的入室弟子柳峰。此子年仅十六,只比盖宇天大了两岁,但内气却已修炼到了第六层,而且早在两年前,就已经将‘流星七剑式’修炼到了第五式的境界。可以说,如今在整个陨石剑庄内的年轻一辈当中,此人是实力最强的一个。

  盖宇民、盖宇强、秦瑶、唐强这四人,可以说都有机会进入此次比试的前四名,再加上这个柳峰,显然已是形成了僧多粥少的局面。

  而盖宇天虽然已是不能练气,但他的剑技已然突破到了第六式,这在年轻一辈当中,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。凭借其妖孽一般的剑技天赋和武道悟性,若是参加这次的比试大会,必定也是大有可能进入前四,从而占去一个名额。所以让盖宇天参加庄内比试,相当于是剥夺了他人进入剑庄密地修炼的名额,这四大长老个个老奸巨猾,当然是要竭力阻力盖宇天参加的,也好给自己的徒儿们增添一丝进入密地的可能性。

  这四位长老的心思,其实盖青阳也明白。但身为一庄之主,在大庭广众之下,他当然是不能说破的。毕竟当着众小辈的面,还是要给这些老怪物留些脸面的。但如今,被盖宇天一语道破,捅破了这层窗户纸,盖青阳也就没必要揣着明白装糊涂了。他看了看一脸尴尬模样的四大长老,心底暗自一阵偷笑,然后整了整神色,说道:“天儿,你有什么具体想法,就说出来给大家听听吧。”

      剑庄四大长老齐齐向盖青阳看去,都是默不作声,显然是默认了。

  盖宇天轻咳嗽一声,说道:“小侄这次参加庄内比试,是为了能参加今后的英山会武,只要各位长老答应小侄,若是小侄能侥幸胜出进入前四,便给予我保留参加英山会武的这个名额。至于能不能进入剑庄密地进行修炼,这点小侄可以放...”

  “天儿你......你,哎,太冲动了。”还未等盖宇天‘放弃’二字说完,盖青阳猛然站起身来,大摇其头,对着盖宇天不住的叹息。

  也难怪他会如此动容了,他原本还以为盖宇天会有什么妙法应对,没想到出的竟然是这般损招。剑庄密地乃是陨石剑庄老祖‘盖聂’所留,若是进入其内修炼,对练气是大有好处的。这剑庄内年轻一辈的人,或许不知道这个秘密,但是盖青阳与四大长老却是曾经亲入其内,并切身感受过的。如此大好机缘放在眼前,盖宇天却白白放弃了,用放弃进入剑庄密地的机会,换来一个参加英山会武的保留名额,这当真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!这盖青阳怎会不动容呢?

  听到盖宇天愿意放弃进入密地修炼的机会,四大长老均是纷纷一怔,大感惊讶,但随后,又纷纷窃喜起来。大长老韩丰首先反应过来,站起身来,赶忙说道:“既然小侄如此明理,我也不会为难与你。身为剑庄大长老,我在这里可以代表其他长老向你保证,若是你进入前四,必定给你保留参加英山会武这个名额。”

  说完,韩丰对着其他三位长老使了个眼色,三位长老好似颇为默契的对视一眼,齐齐微微点头,算是同意了下来。

  此时的盖青阳,心中却满是苦涩,本来让儿子参加这次的比试,就是为了好让其进入密地修炼,虽然盖宇天现今已不能练气,但若进入密地修炼,说不定就会有另一番机缘。哪里想到?自己这儿子竟如此大方,白白放弃了这难得的机会。但事到如今,他即便有万般不愿,也只能同意了下来。便颓然坐回椅上,罢了罢手,道:“也罢,也罢,就依天儿说所罢。”

  听闻盖青阳如此说法,四位长老均是长嘘口气!而大厅之内,又是一阵窃窃私语,有大叹惋惜的、有不以为然的、有愤愤不平的、当然更多的则是心中暗喜的。毕竟没了盖宇天这个竞争对手,自己便多了一丝进入密地修炼的机会,岂有不喜之理。

摄影:徐叶萍

  但此刻的盖宇天,心中却是另有一番打算。原本他与众人一样,也是很渴望进入剑庄密地修炼的,虽然未曾亲身进入体验过,但他平时也听父亲透露过些许,知道这密地的神秘与好处。但自从经历诡异梦境,梦中九伯提点,小莫到来......等等这一系列怪异事件之后,他心中慢慢明了,自己这一生的武道修炼之途必定要异于常人,而且是要靠自身体悟摸索的。

       一想到梦中九伯的那句话语:‘你的命理异于常人,切记,你要走自己的道!’盖宇天便隐隐感觉,自己还是不进入密地修炼的为好。而且在与小莫相处了几天之后,他似乎已经逐渐摸索到了一丝重新修炼内气的方法。

  “若是进入密地修炼,那我又得回到原先的练气方法进行修炼,这岂不是与九伯的嘱咐有所背驰?想来,还是不进入密地修炼为好。我盖宇天要靠自己的努力与天赋,在三州大陆创出一番天地!”盖宇天静静的站在原地,怔怔的这般思量着。

  突地,一道声音悠悠传入耳中,打断了自己的思绪:“此次比试选拔条件为二十五周岁以下年轻一辈成员,选拔时间定为两月之后,地点在陨石剑庄练武场。大会到此结束,大家各自散去吧!”

  原来正是父亲盖青阳,在宣布本次选拔比武大会的最终时间和地点。

学之道

返璞归真 弘扬传统文化
道法自然 传播国学经典

微信图片_20230525143633.jpg

添加老师微信  成就美好生活

https://www.xuezhidao.com.cn/


1704420907925882.png

客服中心
联系方式
400-065-0201
- 咨询客服
新浪微博
学之道国学
本站已支持IPv6
seo se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