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> 道家學院 >>原创归类 >> 第7章玄牝之门·名额之争
详细内容

第7章玄牝之门·名额之争

微信图片_20230831161014.jpg

  这主仆二人一边走,一边聊,没多久就穿过了后院,又经过一个长廊之后,便来到了剑庄前院大厅。门厅显得颇为宏大,厅门之上横挂着一块牌匾,上面龙飞凤舞的刻有三个大字“陨石厅”,此厅是个迎客厅,也是庄内的正厅。

  大厅内很是宽敞,正中放置着一把古木宽椅,其上坐着一人,一副威武之势,正是现任陨石剑庄庄主盖青阳。两侧各整齐摆放着三把木椅,其上各坐着三人。而两侧首位坐着的二人:一人身着青灰色长袍,略带一份儒雅之气,一人则身着一套短衫,模样颇为彪悍,这俩人眉宇之间也是若有若无的透出一股威武之气,面貌竟然与盖青阳有几分相似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  此二人正是盖宇天的大伯盖青海和二伯盖青山。而其余四位就是盖青阳口中的那些老古董,庄内四大长老。

摄影:朱齐明

  盖宇天踏步入得大厅,与各位长辈及长老抱拳问候一声,便自顾找了个偏位坐了下来。环顾四周,他发现周围还坐着一些庄内表现杰出的年轻一辈弟子,其中,就有自己两位堂哥盖宇民和盖宇强的身影,三人倒是极为默契的相视一笑,感情极好的样子。

  此时,坐在大厅正中,一直沉默不语的盖青阳,轻咳一声开口了:“各位,既然人已到齐,那我们便开始商讨一下,此次庄内选拔比试的弟子名单吧。”

  “此番选拔,对庄内年轻一辈而言,自是个难得的锻炼机会。为的,是能给更多人,提供一次公平比试的机会。为此,我特意放宽了这次比试入选条件。”座椅之上的盖青阳微笑道。此时,他的声音显得格外宏大,悠悠地传入大厅内每个人的耳中。

  此言一出,大厅之内,不禁一片骚动,底下窃窃私语之声不断。

  “入选条件放宽了?不知道会放宽到何种程度啊?”

  “谁知道呢?还是不为了自己儿子着想?”

  “身为一庄之主,有这种念头和私欲,可是要不得的?”

  “那可未必,即便不放宽入选条件,盖宇天也是一样能入选的。”

  “那是当然,这些年,他虽然不能练气了,但人家的实力还是摆在那的,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嘛!”

  “哼,现在有实力,管个屁用啊,有本事让他两年后再跟老子比试,到时我定能胜他。”

  “趁人之危的家伙,你也就这么点出息,人家‘流星七剑式’都已练到第六式了,指不定哪天就突破到第七式了,你练到几式了?”

  “你管我练到几式了,不能练气,还不是废物一个。”

  “他娘的,谁再敢说我宇天侄儿的一句不是,老子一掌拍死他。不服气的尽管站出来说,别在下面唧唧歪歪的。老子最看不起的就是你们这种小人。”实在忍无可忍的盖青山,突然一声大吼。顿时,厅中每个人的耳边,恍如一声闷雷响起,一些年轻一辈的弟子,更是被这一声大吼,震得气血翻腾。

  大厅之内,瞬间一片死寂!在陨石剑庄内,无人不知这彪形大汉盖青山的火爆脾气。在众人眼中,这厮简直就是个煞星,谁惹了他,谁倒霉,而这个猛汉,又偏偏对自己这个侄儿甚是偏爱。

  盖宇天,此时心中也是颇为无奈,今天这种局面,他先前早有预料。心中不由暗道:“庄里那些个长老,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,看来今天,双方一番口舌之争是无法避免的了。”

  面对大厅之中,刚刚传出的各种诧异声、讥笑声、以及丝丝惋惜之声,他倒是毫无所谓,脸色也显得颇为平静,这种境况又不是第一次遇到了,四年来,他早已习惯,更甚者说,早已麻木了。

  盖青阳坐在木椅上,此时,胸中已是怒火焚烧。今天这个局面,有点超乎他的预料。强忍着心中已是汹涌澎湃的怒火。他口中一声冷哼,漆黑的双眸中划过一丝凌厉之色,怒色道:“在座的各位,有话可以直说,我盖某人也并非不分事理之人!”

  盖青阳看似平和的语气中,不乏一丝凌厉之色。淡淡的一句话,犹如一道晴天霹雳,打破了刚才一番死寂的局面,同时也如同一根根冰冷尖刺,直刺人心,让厅内众人,不由心中一寒。

  剑庄内,了解盖青阳的人都知道,别看他平时为人谦和,但真正较劲起来,人家也不是个肯轻易吃亏的主。

  众人又是一番沉默。之后,还是满头白发的大长老韩丰,挺了挺胸膛,提了提嗓子,先开了口:“对于庄主此番选拔放宽条件之举,老夫以为,未尝不可。不过,鉴于少庄主练气天赋已失,五年之后在同辈之中必定实力大减,老夫以为,此番选拔比试,小侄不宜参加。”

  闻言,大厅之内,又是一阵窃窃私语。盖青阳脸上一番阴晴不定,而后微笑道:“看来,韩丰长老对于我刚才的话,有所误解了。身为一庄之主,盖某所做的任何举措,都是为陨石剑庄着想。此番放宽条件,完全是为了锻炼新人。所以这次,我除了要求选拔之人年龄不超过二十五以外,别无其他要求。毕竟在剑庄内,年龄在二十五周岁以内的年轻一辈弟子也不多。”

  “庄主此言差矣,按往例看来,英山会武到来之前的五年,我庄内都会从年轻一辈之中,选拔出杰出者四名,以这四人作为参加英山会武比试的候选人,之后让他们在这五年内闭关修炼。直到英山会武之期到来前,再参加代表华夏国的国内选拔比试,胜出者,最终参加英山会武大比。想必这次安排也不会有所变动吧?”一位身着褐色长袍,六十左右的老者眉头微皱道。此人正是庄内四大长老之一的二长老,张帆。

  “张帆长老放心,自然不会变动。”盖青阳心底一沉,但又随口回了一句。

  闻言,二长老张帆微微一笑,又道:“少庄主现今不能练气,虽然凭借出众剑技,或许实力依然能名列同辈四名之内,但敢问庄主,可敢保证五年之后,少庄主还拥前四的实力?”

  “这...”听闻老者此言,盖青阳竟一时语塞,无以对答。

  其实盖青阳心中也是没底,虽然儿子现在在同辈中,或许实力能排进前四,但他已不能练气。五年下来,如果盖宇天还不能突破‘流星七剑式’第七式,到时将毫无优势可言。

  正在盖青阳犹豫不定之际,大厅之内一道肃穆之声响起:“请庄主三思啊,英山会武关系到华夏国控海权的归属大计,岂能儿戏。”

  言者之人,是一名衣着华贵,面目慈祥的老妇人。此人,本名秦兰,在陨石剑庄四大长老之中,位列第四,却是唯一一名女性。

  此言入耳,盖青阳的心,终于不由地沉了下去,心中也满是无奈,更是无言以对了。他瞥了一眼正端坐在老妇人身边的三长老黄杰,只见其正微微点着头,含笑不语的样子。盖青阳此刻,心下满是沮丧,暗道:“好一个秦兰,这么大一顶帽子扣过来,根本就是想要我难堪嘛,看来今天四个长老一条心了。”

  “秦长老,你这话,未免说得也太过严重了吧?”盖青海眼见自己的弟弟身为一庄之主,今日竟是当着众人,被四大长老辱没了脸面,实在是看不下去了,便愤然反问了一句。

  秦兰翻了翻白眼,眼角露出一抹狡黠之色,转而正色道:“青海啊,我这话可不是危言耸听,你也知道,上届英山会武,要不是烈阳谷的英华师兄最后力挽狂澜,华夏国哪能夺得那次尼玛海控海权啊?这次英山会武,想必其他两国早有准备,必定会倾尽全力,想从我们华夏国手中夺取这个控海权,如果这次因为我们陨石剑庄的缘故,无法胜出,你让我们剑庄今后如何在典州大陆立足?脸面何存啊?”

  顿时,大厅之内,又是陷入一阵死寂。

摄影:朱齐明

  此时,正坐在木椅上的盖青阳,已是脸色铁青,双拳紧绷,面露怒色。

  盖宇天见厅内双方一副箭弩拔张之态,无奈之下,心中一番思量,愤然起身道:“各位长老,何以见得小侄五年之后,便会跌出四强实力?”

  此言一出,厅中一片哗然。

  “嘿嘿,连练气都不能练了,事到如今,竟然还大言不惭,真是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。”

  “让他参加也好,挫挫他的锐气,看看他落败的窘态。”

  “呵呵,还真以为自己还是天才呢?可笑,可笑!”

  ......

  “盖宇天,你行的!”突地,一道急切的吼声,在厅内响起。众人一惊,不由闻声望去。只见一名脸蛋精致,曼妙身材的青衣少女,面色涨的通红,一双美眸当中含着晶莹的泪珠,怔怔的站在四长老秦兰身后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学之道

返璞归真 弘扬传统文化
道法自然 传播国学经典

微信图片_20230525143633.jpg

添加老师微信  成就美好生活

https://www.xuezhidao.com.cn/


1704420907925882.png

客服中心
联系方式
400-065-0201
- 咨询客服
新浪微博
学之道国学
本站已支持IPv6
seo se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