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> 道家學院 >>原创归类 >> 第4章玄牝之门·借梦种道
详细内容

第4章玄牝之门·借梦种道

微信图片_20230831161014.jpg

   晕晕沉沉中,也不知自己的身体到底下沉了多久。蓦地,隐隐约约之中,盖宇天看到前面不远处有着一缕微弱的光线,心中便想着:“这小兽该不会就在这里吧?”于是,便不自觉地朝光线处游去。

      游到近处仔细一看,盖宇天才发现这是一块巨大无比的珊瑚石,石块表面密密麻麻的布满了海草,而透过茂盛的海草之后,隐约可见有个约莫一米宽的方形洞口,而光源便是从这个洞中传出来的。

    盖宇天心中大惊,看这珊瑚石的样子至少也有十几丈直径大小,而这水潭表面本身就只有一丈直径左右,看来这水潭越到深处面积越大。他心中不由一阵感慨:“这会是怎样一个怪异的水潭呢?”

      想到这里,他双手扒开海草,便飞窜进了洞口继续往前游去。随着慢慢的深入,他发现周身空间变的越来越宽,而且更让他感到疑惑的是,洞内仿佛具有避水的功能,自从进入洞口霎那间,里面就无一丝水滴,而自己身在其中,竟然可以自如呼吸。

IMG_3650.JPG

      正在盖宇天惊疑不定之时,颇为唐突的,眼前突然一片开朗,他发现自己身处在了一个石室之中。此石室空间不大,约莫二十平米。石室中间放着一张石桌,桌子周围摆放着三把石椅。其中一角,挨墙搁着一张石床,床上有一面色苍老、满面褶皱、一头白发,长的一副马脸的神秘老者,此刻正闭目盘腿而坐着,看似在打坐,而老者的身侧则蹲着一只小兽,模样乖巧至极。

      盖宇天双手使劲柔了柔自己的眼皮,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样,此兽不正是自己苦苦追寻的那头梦中小兽么?

  看到眼前这诡异的一幕,即便再胆大包天之人,也会禁不住一阵毛骨悚然。盖宇天心底一阵发怵,全身的汗毛都不由地根根竖了起来,双眼死死的盯着床上闭目盘坐的老者,目露警惕之色,左腿不由得微微往后挪了一步,想要退出石室。同时心底暗暗叫苦着:“这小畜生,不杀也罢,还是保住自己的小命要紧,三十六计,走为上计!”

  那白发老者仿佛是洞见了盖宇天的心思,那一直紧闭的双眼缓缓睁开,望向盖宇天。那一双眼睛就像是无底深渊能摄人心魂,看得人无所遁形,看得人心底直发毛。随后,那老者露齿一笑,露出一副古怪的笑容,而他那满脸苍老的皱纹也随之变得更加明显起来,脸上的皮肤就仿佛那万年枯树干巴、焦黄的树皮。 

  盖宇天内心升起一阵恐惧,欲要撒腿就跑,可此刻的两条腿就像是被灌了铅似的,动弹不了分毫。从老者睁眼望向盖宇天到现在也就短短几息时间,但对盖宇天来说,却仿佛度过了漫长煎熬岁月。这时老者终于缓缓开口道:“小友,老夫终于等到你来了!”

  听闻老者此言,盖宇天原本绷紧的身体这才有所舒缓下来,心底也是略微一松,暗道:“看来这老者倒是并无恶意,但不知,他是如何猜到我会来此地的?还是说这是他故意为之,引我到的此地?”

  于是,他深呼口气给自己壮了下胆,上前一步开口问道:“敢问前辈,这是何处?听您老的意思,好像是早已猜到我会来此地?”

  只见那老者悠悠地坐起身来,转而来到了石桌旁,挑了一把石椅先坐了下来。然后一边泡着茶水,一边指着其中一把石椅,耐心地回道:“小友莫要紧张,老夫并无恶意,亦不必如此客气,如不嫌弃的话,称我一声九伯即可。来,来,来......小友先过来品尝一杯老夫亲手泡制的茶水吧,咱俩坐下来慢慢聊。至于这是何地,你将来自会知晓!”

  老者刚才那一系列动作,看似缓慢、笨拙,却是在几个呼吸间便完成的。盖宇天看了,心中更是惊奇。不过听那老者的语气,对自己确实颇为友善,此刻的他,也终于彻底放下心来,便快步走上前来到石桌边,小心翼翼地坐了下来。

  盖宇天端起一个石制茶杯,凑到嘴边轻吹了一会,顿觉一阵清新幽兰的茶香飘入鼻间,不由得令自己全身舒畅起来。略微迟疑了一会,他双唇凑到杯边,轻轻抿了一口,茶水一入喉间,一股清流便传遍全身,令人一阵舒坦,原本略显迷糊的头脑也一下清醒了过来,自觉脑中仿佛多了点什么似的。

  恍惚半晌,盖宇天才指着那仍然蹲在石床之上的小兽,开口道:“九伯,晚辈是被这小兽引到此处的,自从四年前每晚梦到这小兽之后,晚辈便发觉自己无法练气了,这几年体内的源气亦是在无故流逝,这真是让晚辈苦恼不已,所以晚辈一直想找到它,想要弄个明白。”

  “哈,哈...现今小友体内源气尚存有一丝否?”听到此处,老者反而哈哈大笑起来,反问了一句。

  “哎...现在晚辈丹田之内已毫无一丝源气存在了。”盖宇天一声叹息回道。

  闻言,老者出乎意料地缓缓点头,反而称赞不已:“嗯,不错,不错...”

  听闻此言,盖宇天也不由疑惑起来。

  只听老者继续开口道:“小友,你那所谓的练气修炼,吸收的乃是万物本源之气,其实与所谓的阴阳之气、五行之气、地冥之气并无多大区别,只是范畴更广一些罢了。此些练气之法,都乃是前人所创,任你再如何修炼,走的还是前人走过的路啊!”

  盖宇天听到此处,任自己再如何愚笨,也已知晓自己体内源气减弱的原因是谁造成的了。心中一番思量,便问道:“九伯,您清除我体内源气,是为了让我按自己的修炼方式,重新修炼么?可是这又谈何容易呢?”

  “小友果然聪慧过人,不错,你有你自己的道要走!你的命理异于常人,切记,一定得走自己的道!”老者赞赏的看着盖宇天,微微点点头,继续道,“本源之气也好,阴阳之气、五行之气也罢,我们吸纳哪个气不是重点。重要的是我们人体吸纳之后的气,能与宇宙天地达成沟通,能在我们体内循环生机、生生不息。”  

  “那如何才能做到体内循环生机,生生不息呢?”听了老者的解释,盖宇天不自觉地挠了挠头,有些不解地问道。  

   随之,老者耐心地解释道:“正所谓‘道冲,而用之或不盈;渊兮,似万物之宗’,修的渊谷心,冲气自然和,不盈且用之不穷。”

  “道冲,而用之或不盈;渊兮,似万物之宗?”盖宇天听后一脸惊愕,不禁低声喃喃自语,“这不是从小诵读的《道经》中的经文么?”  

  这《道经》乃是当今典州大陆上流传最为广泛、最为普及的道经书籍,典州大陆上的人们,从小自认字开始,便会被大人们要求熟读背诵《道经》,世世代代流传至今。

      据说这《道经》乃道祖伯阳真人骑青牛西出函谷关之前所著。但若要追问伯阳真人其人其事?道经何时广为流传人世?又为何典州大陆会人人习于熟读道经?这种种缘由却早已是无从考证。但熟读背诵《道经》就像人要吃饭睡觉那么自然,早已成了典州大陆上的人们一种代代相传的习俗,而人们却从来没有想过要去追问为什么?  

  那老者听盖宇天说起道经,便欣慰的一笑,眼中露出一丝羡慕的神色,说道:“典州真是个好地方啊,处处是道种!”  

  老者这没头没脑的一句感叹,使盖宇天听得疑惑更甚,便继续追问道:“什么道种?前辈,那我该如何走自己的道呢?”  

  老者神秘一笑,叹息道:“《道经》开篇有言‘道可道,非恒道;名可名,非恒名’,道无所不在,可循不可说,我有我的道,你有你的道,每个人都有各自的道。修得无欲心,方可观其妙,用以有欲心,方可定其徼。此各种玄机,你只能从中慢慢体悟,切勿急躁。今日道种已下,望你有朝一日能得道大成。”

  随后,老者对着石床上的小兽一招手,小兽便敏捷地跳下床来,窜入到其怀中。老者一手缓缓抱起小兽递到了盖宇天身前,另一只手则轻轻抚摸着小兽的身上光亮的皮毛,正色着道:“此兽,你姑且称它为‘小莫’,从即日起,老夫便把此兽赠送于你,此兽今后伴你左右,或能助你成就大道,你要好好善待于他。”

  盖宇天伸出双手,接过此兽,郑重的一点头道:“嗯,我记住了,九伯。”

  此时的小兽,在盖宇天手中一阵骚动,尾巴摇摆不停,双眼略带一丝幽怨的盯着那神秘老者,口中不时的发出一阵“咕咕”之声,显然一副不乐意,又恋恋不舍的样子。

  老者单手在小兽头上抚摸了几下,安慰道:“我把你交付于他,以后他便是你新的主人,记住得听他的话。”

  小兽“咕咕”叫唤两声,点了点头,随之便安静了下来,看那样子颇懂人性。

  “老夫,再赠小友一言:今日一梦,虚则实之,实则虚之,虚实相依,同出而异名也,异名也...”只见,老者余音尚存,身影则幽幽的模糊起来,只眨眼功夫便消失不见了。

  望着老者那渐渐消散的身影,看着捧在手中的小兽,盖宇天心中一阵唏嘘不已。

摄影:王斌

      床榻之上,盘腿而坐的盖宇天,缓缓睁开双眼。回想起刚才的梦境,实在是太诡异了,感觉一切都颇为真实,仿佛身临其境似的。不经意地伸了个懒腰,扭动了下脖颈。忽然,他左眼余光瞄到的一幅景象,让他震惊不已!只见自己身侧正趴着一只样貌颇为诡异的小兽:此兽嘴上吊着一柄剑,双眼滴溜溜的转个不停,正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看,体形只有一般猫儿大小,身体似马,却长得一副狮子脸,拥有着大象一般的鼻子和獠牙,额头上还顶着一根犀牛般的尖角。

      此兽,不是梦中小兽,又是何兽?盖宇天震惊了,心中犹如无数惊雷炸响,浑身血液一阵翻滚,脑中瞬间一片空白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刚才自己明明是在梦中,这小兽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呢?

学之道

返璞归真 弘扬传统文化
道法自然 传播国学经典

微信图片_20230525143633.jpg

添加老师微信  成就美好生活

https://www.xuezhidao.com.cn/


1704420907925882.png

客服中心
联系方式
400-065-0201
- 咨询客服
新浪微博
学之道国学
本站已支持IPv6
seo seo